作者:张思玮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11/26 14:58:28
选择字号:
检验“技术官”有抗微生物耐药的“金刚钻”

 

 

微信图片_20211126140736.jpg

与会专家合影

“发烧了,你的第一反应肯定是退烧。但对于临床医生来说,他首先需要搞清楚的事情是,导致患者感染的病原体是病毒、真菌、衣原体、支原体还是微生物集成组。那么,此时就必须通过检验科的各种技术手段进行精准鉴别,然后医生再选择相应的治疗手段,最终精准击毙病原体。”

微信图片_20211126140711.jpg

顾兵

近日,由中国医学装备协会检验医学分会、广东省医学会细菌感染与耐药防治分会主办,广东省人民医院检验科承办的2021年耐药防控高峰论坛暨微生物检验新技术与临床沟通会上,广东省人民医院检验科主任顾兵表示,正确使用抗菌药物是应对抗微生物耐药至关重要的一环,而检验科则是这至关重要环节的“技术官”。

“检验+临床”实现精准治疗

“病原体的传统培养、鉴定,一般需要3天左右。质谱、基因组检测在24小时之内就能出报告结果。”顾兵表示,检验科尽可能在最短时间将实验室结果反馈给临床医生,助其精准打击,避免拿一大堆武器杀敌,而是让抗菌药物一击即中,病原体被“一枪毙命”,否则滥用抗生素,就会带来耐药。

采访中,顾兵特别提到,显微镜图谱鉴定技术在检验科的作用。“它能大大缩短检验的时间,相当一部分检验项目在半天甚至1~2小时就能给临床医生做反馈”。

但是现实情况是,我国检验人才相对缺乏。

据顾兵介绍,在美国,一家520张病床的医院,微生物实验室人员约120人,其中有2人专职做寄生虫检测,每天的样本量为80~90份。而在我国三甲医院床位数一般两三千张,微生物实验室人员仅10人左右,寄生虫检测量更是少得可怜。

是不是在中国寄生虫感染的检测需求不高?面对《中国科学报》记者的提问,顾兵回答非常肯定,绝对不是!

顾兵曾经碰到过一个恙虫感染患者,该患者曾经辗转多地求医问诊,吃了很多“无效药”,走了很多冤枉路才最终被诊断为寄生虫感染,最后只用几块钱的药就解决了问题。

微信图片_20211126140730.jpg

毕利军

“检验科给临床医生提供治疗与用药的科学依据,同时也要与医生丰富的临床经验与实践相结合,才能实现精准医疗。”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佛山分所所长毕利军用“警察抓小偷”来解释检验过程。

她表示,检验的样本含有DNA、RNA、蛋白、糖、脂等,从样本里检验出病毒、细菌等微生物,相当于“警察”想尽办法“抓小偷”。

检验如何在耐药防控上发力?毕利军认为,检验一方面需要找对样本,就像警察确定嫌疑人群;第二方面,要确定检测参数,使用DNA、RNA还是蛋白,或者需要高通量检测,就像警察描画小偷特征,比如身材、高矮等;第三方面,要提升显示技术,相当于警察要眼神好,不然小偷很容易在眼皮下溜走。

建立抗菌药物管理长效机制

谈到目前我国耐药现状如何?中华医学会细菌感染与耐药防治分会副主委、广州医科大学附一院感染科主任卓超用“阴盛阳衰”来形容。

微信图片_20211126140726.jpg

卓超

在此次会议上,他在题为《中国抗菌药物管理的探索之路》的报告中指出,我国的阳性球菌耐药状况“应该不是问题”。比如,耐万古霉素肠球菌,我们只有约3%,而欧美国家可能达30%。

“但我国耐药变形杆菌感染,比如对新型头孢菌素耐药的肠杆菌、细菌的人群感染率一直居高不下,徘徊在50%左右。此外,还有对临床危害很大、与院内感染密切相关的碳青霉烯类抗生素耐药率也有‘抬头’趋势。”卓超表示,呼吸道、血液、腹腔、尿路等是耐药菌感染比较突出的部位,因此危重症ICU、呼吸科、血液科等都是细菌耐药防控的重点科室。

而被耐药菌攻击的患者,可能整体免疫功能较差、住院时间长、接受呼吸机、插管等各类介入性治疗,增加了耐药菌在他们身上定植、感染的机会。为了更好地应对耐药问题,卓超认为主要做好两点:一是做好感控,二是用药规范且早、准、狠。

“要在规范内选择最优秀的抗菌方案,该用进口药就用,该用‘高档’抗生素就用,将刚刚定植的病菌及时、有效、针对性剿杀。”卓超说。

据了解,为了应对抗微生物药物耐药,广东省人民医院的微生物实验室实行24小时值班。“哪怕在全国能做到这一点的医院也寥寥无几。”广东省医院感染质控中心主任、广东省人民医院医务处处长侯铁英表示,该院建立了医院抗菌药物管理的长效机制,组建由医务、院感、临床药师、微生物、临床专家组成的多学科协作抗菌药物管理团队,建立有效的抗菌药物管理制度与规范,提高临床抗菌药物合理应用水平,通过指标监测反馈、处方点评、督导整改等方式,实现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的科学化、精细化管理,最终让患者的安全救治与生命健康得到保障。

现在就行动遏制耐药

对于普通人来说,该如何助力耐药防控呢?卓超认为,首先要有强大的免疫系统,与细菌共生共存。只要人体免疫体系正常,就有能力清除病原体;而一旦免疫力低下,或者做过度介入性检查治疗、不当用药等,耐药就可能发生。

其次,储备足够耐药菌知识。目前,我国公众在基础教育中很少接触耐药知识,而欧美国家从小学开始,就在书本中加入细菌与耐药防控的知识。

另外,广东省微生物安全与健康重点实验室副主任谢新强还特别强调,要重视常见食品的耐药菌污染。比如,诺如病毒、金黄色葡萄球菌、致病性大肠杆菌、空肠弯曲菌、沙门氏菌、蜡样芽孢杆菌、李斯特菌和副溶血性弧菌等都是我国常见的食源性致病微生物。

谢新强团队通过开展了全国食品产业链致病微生物的风险识别,发现金黄色葡萄球菌和副溶血性弧菌的多重耐药率高达93.4%和59.4%,在水产品和肉制品中尤为严重;一些“超级细菌”亦有检出,还发现了我国相关食品产业链中高毒力持留基因型菌株。

鉴于此,谢新强呼吁,加强对食源性耐药致病菌的防控,坚定落实畜牧业饲料“禁抗”规定,从源头上控制抗生素的滥用;对多重耐药致病菌进行溯源与风险识别,打好食品产业链耐药菌的精准防控基础;开发新型的高效阻控与消除技术。

“让我们现在就采取行动,共同遏制耐药!”顾兵说。

微信图片_20211126141250.jpg

会务组合影(本文所有图片均由广东省人民医院提供)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有趣!“拉索”和超高能光子细节大揭秘 “慧眼”卫星带来的意外与惊喜
菰米首个染色体水平基因组组装完成 新型高效铜催化剂助力二氧化碳变废为宝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