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操秀英 崔爽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21/9/7 9:41:23
选择字号:
潜入深海的他们,在陆上建了个“世外桃源”
——中科院深海所的尊严与坚持

 

这是一支很“高调”的队伍——

运维管理“深海勇士”号、“奋斗者”号两艘明星潜水器,创造了中国载人深潜10909米的纪录,让中国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实现万米载人深潜的国家。

迄今把超过150位国内外科学家送往深海,把大国重器变成准时准点的“深海班车”。

常被科技主管部门“点名表扬”:他们应该被好好研究一下,他们在科研诚信和学风建设方面的作法值得赞赏和学习。

他们又极其“低调”,公开资料很少,位于国土最南。人和潜水器一样,稳稳坐底在深海。

他们是中国科学院深海科学与工程研究所(以下简称深海所)。一个成立只有10年的研究所,凭借超人的斗志和专业,劈波斩浪成长为中国深海科研的主力军,也成为科研诚信建设的一面旗帜。

建一个干干净净的研究所

一个初生的研究所,在大众视线尚未聚焦“不请托、不打招呼”时,就开始了严肃科研诚信的努力。

10909米!

2020年11月10日8时12分,国产化率超96.5%的“奋斗者”号载人潜水器在马里亚纳海沟成功下潜,创造了中国载人深潜的历史。深海所作为业主单位,牵头开展了几十次下潜。

其实,10909这个数字并不像一般人想象的那样,像“抄电表”一样直接出现在屏幕上,而是根据潜水器搭载的压力/深度传感器的数据,经过一系列测算和校正得来的。

这个举世瞩目的数据得来不易。

“这个数字是经过我们反复测算的,通过各种方式优化误差,力求数据的准确性。”参加了首次万米深渊科考航次的深海所深海科学部研究员李季伟回忆道,身边的年轻人多少有些疑问,有必要这么精确吗?

人类历史上进入马里亚纳海沟的国家有5个,测得的大海最深处数据各有不同。

1957年,苏联考察船“维塔兹”号回波测得的数据是11034米(36201英尺);英国1951年利用“挑战者二”号获得的数据是10900米;美国的“里雅斯特”号深潜器1960年创造了潜入海沟10916米的世界纪录;日本“拓洋”号测得最大深度为10920±10米。

世界最深的地方究竟有多深?由于不同国家使用不同的传感器,采用不同的参数,数据的计算公式也不尽相同,因而造成了呈现数据上的差异。但从客观来说,最深的地方只有一个数据。对深海所的科学家来说,这是个科学问题,绝不能有“差不多”的想法。

10909米是不是最接近真实深度或者说误差最小的数据?深海所的科学家们直到今天仍在继续这项工作,以论文的形式解释“奋斗者”号的计算方法,回答中外科学界的疑问。

这种清清楚楚、实事求是的作风是写在这个研究所基因里的东西。

不作假、不糊弄、不搞关系、不走捷径,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以下简称基金委)调研人员看来,这种对科研诚信和良好学风的极致追求,正是它如此年轻又不俗的根源。

这是被写进深海所红头文件的明文律令。2015年8月,尚在筹备中的深海所发布《行政领导人行为准则的五项要求和规定》。在基金委调研人员印象中,这是第一个以研究所的名义制定规章制度,要求领导干部不得请托、打招呼的规定。

在复杂的人情社会中,项目评审评奖、各种科研竞争活动中的请托、打招呼等由来已久,既严重干扰了科研秩序,损害了公平,也让评审人员、科研人员深受其扰。

2019年1月,基金委发布《关于各方严肃履行承诺营造风清气正评审环境的公开信》,要求申请人和参与者要承诺不以任何形式探听尚未公布的评审专家信息和未经公开的评审信息,联系评审专家和工作人员进行请托或游说。

2020年12月,基金委修订印发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科研不端行为调查处理办法》将“请托、打招呼”等不端行为列入调查处理范畴。

2020年底,科技部发布《科学技术活动评审工作中请托行为处理规定(试行)》,对请托行为提出更加具体、明晰的刚性处理措施。

深海所走在了这一切前头。

该所2015年的文件中明确规定:不得动用手中的行政权力及行政资源,为获取自己的荣誉,如申报院士、杰青、评功评奖等,进行任何形式的公关、游说等活动。对于涉及这些不良活动而获得的荣誉,我所一律不予认可;不得利用职务之便,背离正常程序,占有科研经费;不得凭借行政地位获取学术论文和科研成果的署名等等。

一个初生的研究所,在大众视线尚未聚焦“不请托、不打招呼”时,就开始了严肃科研诚信的努力。他们希望从头到脚,“建一个干干净净的研究所”。

科研诚信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对学术的纯粹追求和对海洋科学的热爱,他们迫切想要营造一个纯洁的科研环境。

科研诚信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更是国家近年来三令五申的事情。之所以备受重视,是因为中国确实到了必须依靠科技走高质量发展之路的时候,而科研诚信是科技事业发展的根基。但同时,尽管国家层面不断出台各种文件,各类警示教育活动不断,但科研不端事件仍时有发生,风清气正的科研生态也尚未形成。

正因此,深海所这样一所“干干净净的研究所”才显得尤为可贵。

有熟悉深海所历史的业内人士透露,深海所的“干净”与它成立的背景和所领导班子对科研诚信的重视分不开。

海洋是人类的资源宝库。我国深海研究近年来进步很快,但离拥有深海研究话语权还有很大差距。深海所首席顾问刘心成曾对媒体表示:“拥有话语权相当于可以参与国际游戏规则的制定。做好深海研究,有了话语权,才能保障国家利益。”

2011年,深海所,中国第一个专门的深海研发机构开始筹建,由中国科学院、海南省人民政府、三亚市人民政府三方共建。

2016年5月10日,深海所通过总体验收,正式开始运行。

为了推动我国深海科研和工程进步这项重要而紧迫的任务,天南海北的人来到三亚。

筹建伊始,深海所领导班子就将科研诚信建设作为重要任务之一。近年来国内出现的一些严重的科研不端行为,严重损害着中国科技事业的根基。对学术的纯粹追求和对海洋科学的热爱,使他们迫切想要营造一个纯洁的科研环境。

因此,科研诚信是所领导班子不厌其烦强调的事。

2020年4月20日,在一次会议中,该所领导指出,科研工作首先应该追求“求是”和“求实”,科研人员作为一个最受社会信任的群体,更要严守契约精神,严守诚信。2020年12月,深海所召开警示教育会议强调,科研诚信是科技创新的基石,是研究所能够长远发展的前提……

有制度,更要执行

成立独立的科研诚信建设办公室,由专人来负责,这在国内各大研究所并不多见。

这些年,深海所一步步建立起“1+1+N”的科研诚信制度体系。

“第一个‘1’是指2019年发布的《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实施细则(暂行)》,当中包括科研诚信建设的组织体系和执行体系,科研诚信建设由谁来执行、靠谁来监督都做了规定。这是纲。”深海所党委书记、纪委书记代亮介绍,第二个“1”是指科研工作道德诚信守则,是总的遵循,“N”则是指科研、人事、财务等部门在经费使用、人员配置、人才培养、人才引进等各环节都要遵守诚信守则,都要体现“1”。

例如,在人员聘用中,参加评审会的评委需要做诚信问卷,说明应聘人与你是否是亲戚、师生等关系,有没有收到请托信息。

制度既定,谁来执行?2018年9月,深海所专门成立监察审计办公室。

按照中国科学院的规定,人员编制超过500人且年经费支出超过3亿元的研究所必须成立监察审计工作机构,大部分单位将其放在办公室或党办合署办公。“我们所虽然没有达到这个体量,但还是单独成立这个机构,独立办公。”深海所监审办公室主管林雪平说。

2020年3月,深海所成立科研道德(诚信)建设委员会,委员由13名科研骨干和科研诚信建设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组成,专职开展科研诚信建设工作,由监审办、科技处、人教处组建成立科研道德(诚信)建设委员会办公室,设置3名兼职科研诚信专员。

据记者了解,成立独立的科研诚信建设办公室,由专人来负责,这在国内各大研究所并不多见。

专职从事科研诚信建设工作以来,林雪平忙得脚不着地。

每年春节后上班,他的头等大事就是组织廉洁从业和科研诚信谈心谈话。由党政领导班子和科研诚信建设委员委员与骨干科研人员、年轻科研人员谈。

据他介绍,谈话内容主要包括国家最新出台的有关科研诚信的文件规定、各部门的规章制度,比如近两年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弘扬科学家精神加强作风和学风建设的意见》《关于进一步加强科研诚信建设的若干意见》等,并结合近期一些科研失信的案例,比如基金委公布的案例和社会上的热点事件,敲敲警钟。再就是结合每个人的岗位谈谈他应当履行的责任和义务、可能发生的风险。

深海所深海工程技术部副主任田川对去年初的那次谈话记忆犹新。

“是党委书记阳宁和我谈的,主要内容是强调经费使用一定要规范,思想上不能放松,花钱要精打细算,不能大手大脚。”田川说,他深以为然。作为骨干力量,田川团队的经费体量较大,因而成为深海所科研诚信教育的重点对象。

“我经常跟同事们强调,每一分钱都是纳税人的钱,实验过程中的易耗品每年的采购量很大,如果不严格管理,造成的浪费会很惊人。”田川说,比如说电子元器件,这些芯片或者元器件虽然看着小,但是很多价格都还是比较高的,“这些‘小’部件如果管理不好,或者由于最初的设计不当,实验过程中就会造成浪费。”

“海洋仪器设备有很多部件现在还是以进口为主,有的材料部件看着很小,但动辄几万元一个,所以每次海上试验,对我们设计人员来说都要把控好每个技术环节,要像看着自己孩子一样守护着,生怕发生意外。”田川说。

安心科研的“世外桃源”

干干净净的科研环境产出让人兴奋的成果。深海所在开展深海进入、深海探测等方面均取得突破性进展。

这些工作并非“不做白不做,做了也白做”的形式主义。长期且一以贯之的宣传教育强化了科研人员的底线意识,更让科研诚信和优良的学风内化于行动的谨守自律。

“所里出台的各种科研诚信规定,给我们划出了红线。”深海所深海科学部研究员王大伟说,比如“有很多与横向单位合作的课题,关于数据的保密、使用等等,都有明确的规定”。

这事关科研人的尊严。

2017年7月,深海所领导班子在给全所的一封邮件中讲到:真实乃万事之本,更是科研事业赖以持续的前提和我们科研工作者的尊严所在。

“有时候也会听到一些打招呼的事情,如果在同等条件下,别人因此得到一些东西,我们没有,可能多少会有些看法。”在深海所工作了8年的李季伟坦陈,“但其实大家心里都鄙视这种行为,而且我们所不太看重表面的荣誉、‘帽子’这些东西。”

一支信奉干净、公正的指挥棒会挥动自尊自爱的学术清风。田川深有同感:“深海所的考核看重每个人在具体科研项目中的贡献度。我的团队加上学生还不到20人,作为团队负责人,我很清楚每个人在工作中的贡献。”

“深海所很像个‘世外桃源’,在这里确实能安安心心搞科研。”他说。

干干净净的科研环境产出让人兴奋的成果。自2011年筹建至今,深海所在开展“深海进入”“深海探测”“深海开发”技术研究等方面均取得突破性进展。

“天涯”“海角”“万泉”等谱系化深海装备,“探索一号”科考船、“探索二号”科考船和大型超高压模拟试验装置等国际一流深海科研平台,构建起世界先进的纵贯海面—水体—深渊—海底的海洋装备体系;“深海勇士”号深潜运维团队实现常态化应用,“探索一号”成功开展我国首次综合性万米深渊科考,标志着我国具备了深海、深渊探测和作业能力。

难能可贵的坚持

我们在坚持一些事情——一些从来不是科研评价指标,但是体现我们能力的事情。

“我们在坚持一些事情——一些从来不是科研评价指标,但是体现我们能力的事情。”深海所副所长彭晓彤说。

除了他们,世界上没有人可以在最大风速30节的时候下潜,没有人可以在最大浪高4米的条件下完成潜水器回收。没有人可以在两天内完成3次下潜任务并执行常规化夜潜,还能保证每次水中时间不低于8小时。他们已连续两年下潜次数过百。

这些难能可贵的坚持给我国深海研究带来更多潜流般的变化。

A型起吊架从进口变国产,以前做不出的浅剖仪做出来了。培养出潜航员这个特殊职业,有人已经下潜超过百次。早期海试时,工作服背后还印有“深海所”,后来的衣服上只是统一印上“中国载人深潜”,登上科考船就是载人深潜的一员,大家一起探索更好的可能。

这些变化或许不会体现在“帽子”、奖项中,却以其他方式引发着回响:大型超高压模拟试验装置按时完成,压力和容积的组合技术指标达到行业最高水平,及时保障了“奋斗”者号载人潜水器钛合金球壳、浮力材料的耐压测试需求;组织完成了“奋斗者”号载人潜水器的万米海试,依托自主研发的“沧海”号视频着陆器,在国际上首次实现万米海底的视频直播;在南海发现冷水珊瑚林,在中华白海豚、深渊狮子鱼等方面取得重要的原创性成果……

通过开放共享,“深海勇士”号支持了全国38家单位179人在深海中开展了研究试验。

一批年轻科研人员在这一平台成长起来。

这些人中有搭“深海勇士”号第一次下潜的地球物理学家。他说上了船看到大家都在一线,看到深海所主要领导在没有空调的备潜间拧螺丝,顿时很受鼓舞。

有小时候常在陕西老家门前的小河里捕鱼捞虾的青年,从事了海洋研究,十几年来一路跟“探索一号”科考船到了西南印度洋。他说:“你不会知道一条村口的小河会流向哪里。”他获得2020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优秀青年科学基金。

……

近日,“十三五”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深海关键技术与装备”重点专项“全海深载人潜水器总体、集成与海试”项目圆满收官。我国万米级载人深潜迈入常规科考作业时代,将极大地推动人类对深海尤其是深渊的了解和认识。

正如近平书记在“奋斗者”号完成万米海试并顺利返航时的贺信中所说,从“蛟龙”号、“深海勇士”号到今天的“奋斗者”号,你们以严谨科学的态度和自立自强的勇气,践行“严谨求实、团结协作、拼搏奉献、勇攀高峰”的中国载人深潜精神,为科技创新树立了典范。

凭借对科研诚信建设的高度重视,从建立制度规范到完善组织结构,从日常加强诚信和学风教育到出台改革评价机制等系列措施,深海所始终践行科学精神,成为科研诚信建设的典范。

很快,“奋斗者”号就将再次起航,继续载着科学家探索深海,她的尊严在海底。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基础物理学再添“证据” 美将用伽马射线望远镜绘制银河系演化图
中国科学院发布嫦娥五号月球样品最新研究 围绕白矮星的新气态巨行星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