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双虎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7-22
选择字号:
快意江湖 逆袭数学

《武侠数学》,李开周著,化学工业出版社2021年3月出版,定价:39.80元

 

本报记者 张双虎

某日,五岳剑派聚会嵩山绝顶比剑夺帅。

只见岳灵珊(岳不群之女)右手长剑斜指而下,左手五指屈指而数,从一数到五,握而成拳,又将拇指伸出,次而食指,终至五指全展,跟着又屈拇指而屈食指,再屈中指……

玉音子(泰山派高手)登时大惊:“这女娃娃怎的懂得这一招‘岱宗如何’?”

原来,泰山派剑法中最高深的绝学——“岱宗如何”要旨不在右手的剑,而在左手的算数。这一剑法几欲失传,如今被一个“女娃娃”使出,自然把泰山派吓得够呛。

这是《武侠数学》中的一小节,作者解构了《笑傲江湖》第三十三回,五岳剑派嵩山比剑的场景。

书里,不乏这样武侠“逆袭”的形象和场景;书外,作者本人也演绎了数学领域“逆袭”的戏码。

“我将中小学课堂上可能学到的数学知识掰开揉碎,撒进刀光剑影的武侠世界,希望这些知识能在‘江湖’上载沉载浮,泛起可爱的泡泡,再让那些对数学望而生畏的孩子一一戳破,感受到数学的有用与好玩。”《武侠数学》一书作者李开周对《中国科学报》说。

被闪电“选中”

“我就像金庸笔下的武侠人物郭靖一样,脑子迟钝,跟江南六怪学武,只能学最简单的架势。”提起自己学数学时的曲折,李开周侃侃而谈。

小时候因为“身体和大脑发育都晚”,李开周比同龄孩子矮,也比同龄人“笨”。从小学一年级到四年级,他语文考试经常不及格,数学考试永远不及格。“即使老师把答案写在黑板上让我抄,依然会抄错。”

老师一度怀疑李开周有智力障碍,幸亏李开周的父亲坚信孩子只是暂时不开窍。

到小学五年级时,李开周“像被一道闪电劈中百会穴”,突然开了窍。以前完全听不懂的课程,能听懂了,以前完全不会做的数学题,能做出来了,甚至比其他同学做得更快、准确率更高。

此后,李开周的学习生涯就“开了外挂”,他顺利考取初中、高中、大学,一路过关斩将,再也没有因为数学考试栽过跟头。

因为一道“闪电”,“学渣”成功逆袭。当被追问是什么原因促成这道“闪电”亮起、普通人如何能被“闪电”选中时,李开周认为,他和《射雕英雄传》中的大侠郭靖相似,都有一项长处——毅力。

“既然学不会,那就拼命学,别人做一遍,我就做十遍。这个法子虽然笨,但积累到一定程度,量变就会产生质变。”李开周说,“据说人类大脑里有个‘海马体’,位置就在两只耳朵连接线的中段。我们最初学一样东西的时候,只要那条知识无关生死,它就很有可能被海马体挡在外面。假如你反复去接收这条知识,海马体只能拱手‘认输’,老老实实地把这条知识‘刻录’到大脑皮层上。”

放大刀光剑影的快意

李开周是个武侠迷,从小学到高中,他读了一百多部武侠小说,非常熟悉金庸、古龙、梁羽生、温瑞安、卧龙生、西门丁等武侠小说作家的经典作品。

在阅读武侠经典的过程中,李开周发现很多大侠其实也是数学高手。金庸的武侠经典《射雕英雄传》中,女主角黄蓉不仅武功高强,而且精通数学。她的父亲黄药师更是数学高手,黄药师在桃花岛上布置种种机关,外人上了岛就得迷路,想逃都逃不出去,而那些机关的理论基础就是数学。《射雕英雄传》里还塑造一个名叫瑛姑的“怪侠”,她隐居多年,花很长时间去“刷”数学题,目的不是参加高考,而是能够攻进桃花岛,破了黄药师的机关,救出自己的情郎。

在武侠小说中,李开周从刀光剑影的虚构世界里获得了极大的快感,甚至从侠者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中获得给养,成为自己精神气质的一部分,帮助他在和数学“过招”、和生活“较量”中立于不败。

成为专职作家以后,李开周想写几本解构武侠的书,比如说从美食角度解读金庸小说,从爱情角度解读古龙小说。可是他上网一搜,这些角度早被同好捷足先登了,唯一没人下手的是用武侠来演绎数、理、化知识的这类偏基础和理工类的读物。

“既然还没人写,那我就来填补这个空白吧。”李开周说,“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我儿子不太喜欢数学,为了刺激他的学习兴趣,我就试着把一些奥数题转化成武侠故事。实践证明,这一招效果不错。既然有效果,那我干吗不用这个套路写一本书,让更多的孩子对数学产生兴趣呢?”

从2019年起,李开周陆续写了3本用武侠桥段演绎数、理、化的书,除了《武侠数学》,还有《武侠物理》和《武侠化学》,合起来叫做《数理化武侠演义》。

《数理化武侠演义》属于科普书里的青少年科普,主要写给小学四年级以上、高中一年级以下的学生看。“但还有很多‘70后’和‘80后’家长在读,因为他们对武侠更有亲切感。”李开周说。

“《武侠数学》用孩子听得懂的语言把数学原理讲明白,而且与实践结合,让孩子明白数学无处不在。”自媒体作者、量化投资人“魔斯妈妈”评价说,“作者结合武侠故事,将古代中国数学史讲得妙趣横生,增强了孩子的民族自信心。”

感受“用武之地”

李开周在数学方面“开窍”之后,虽然考试无往不胜,但有个疑问一直挥之不去:学了这么多定理,背了这么多公式,做这么多七弯八绕的数学题,到底有什么用?日常生活中买东西算账,加减乘除足够了,为什么还要学乘方、开方、阶乘、数列、集合、极限、微积分、概率论?

直到考上大学,读完《高等数学》《数学建模》《线性规划》和《灰色系统》这些必修课,李开周发现,“这几门课都有很强的应用性,将我从小学、中学到大学接触过的大部分数学知识都‘盘活’了”。

他说:“一部分纯数学家会鄙视应用数学,觉得应用数学偏重实践,有点儿‘俗’,不像纯数学研究那么有诗意。可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理工科学生,并不搞数学研究,数学的工具性和实用性在我眼里才是最酷的。”

修完应用数学之后,数学在李开周眼里就成了一把“锤子”。俗话说,只要你手里有把锤子,看什么都像钉子。此后,不管遇到什么实际问题,李开周都忍不住想:“能不能建一个数学模型来解决这件事呢?”

李开周曾用数学方法规划了将棉被放进行李箱的最佳叠放方式,让行李箱多放了一倍东西。他甚至用数学建模的方式,用函数表达了郭靖的武功进度曲线,为江南六怪设计出最合理的教学计划。

“其实生活中大多数事务并不需要用数学建模处理,但这种思维是很快乐的。”李开周希望,更多人能通过《武侠数学》感受到“用武”的快乐。

不久前,《武侠数学》入选了中国图书评论学会2021年4月“中国好书榜”。可见,这种增加趣味、激起好奇、引发思考的作品已获得读者的认可。

 

《中国科学报》 (2021-07-22 第6版 读书)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拉曼组内关联分析”揭示代谢物转化网络 火星宜居性受体积限制
第十三届创新中国论坛成功举办 计算模拟重离子碰撞中产生的马赫波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